<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久久男人av资源网站无码

      <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以案警鑒

        案語 | 一個“80后”的權力變現之路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8-08 10:35:07    瀏覽:0 分享

        年輕干部是黨和國家事業的接班人和生力軍。近年來,各地加強對年輕干部的發現、培養和選拔,一些優秀年輕干部走上重要崗位,獨當一面開展工作,一步步成長起來。然而,他們中的個別人卻被權力沖昏頭腦,挾權自重、任性妄為,忘記了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的初衷,開始追求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和以權謀私的愉悅感,在飄飄然中走上了違紀違法道路。本期我們選取人生追求跑偏任性用權的典型案例,警醒廣大年輕干部心存敬畏,正確認識和對待手中的權力。

        2020年10月19日上午,徐鴻博走進安徽省宣城市紀委監委的辦公樓主動投案。作為市人防工程質量監督站的負責人,自從市人防辦一些領導和同事接連被留置,人防系統腐敗問題專項治理一日緊過一日地牽動著他的神經。那些正在淡化的記憶,在他的腦海里愈發清晰起來。

        面對辦案人員,徐鴻博不到一個小時就交代了自己的全部問題。后續的幾天里,他一筆一筆寫下自己10年間收受紅包、禮金和好處費的時間和金額。72.4萬元,從未計算過總額的他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

        2021年2月7日,因犯受賄罪,徐鴻博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

        家庭影響下的仕途渴求

        采訪中,每當徐鴻博表達自己的看法時,隨后通常會跟著這樣一句話:“我的觀點也不一定正確。” 這些不自信表現來自于家庭灌輸的社會觀念,其背后是整個家族曾經對他仕途發展的期待。

        1984年,徐鴻博出生在宣城市區。父親是一名教師,母親則跟隨其他家族成員經營煙酒、房地產等生意。改革開放帶來的紅利讓家族生意日漸興隆,他自小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在父母的呵護下,徐鴻博上大學、參加工作,成長道路按部就班而且一帆風順。

        談起本科畢業后找工作的經歷,徐鴻博表示自己“當時沒有什么特別的想法”,完全按照家人口中的好工作進行選擇。在他的印象中,家里人經常說起這樣的話,“商人掙再多的錢,還是要低人一等的”。因此,盡管成長在商人家庭,徐鴻博的父母卻不希望他經商,早早教育他以后要“找一份體制內的工作”。

        “從小到大,父親對我的影響是比較大的。”徐鴻博告訴記者,父親始終抱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觀念,認為在政府部門工作很光榮,母親更看中在體制內工作的社會地位。那時的徐鴻博,并不知道進入政府部門工作意味著什么,但他接受了家人的建議,選擇進入體制內追求個人事業的發展。

        本科畢業后的兩年間,徐鴻博多次參加體制內單位的公開招考,最終在2008年如愿以償,考入宣城市城建檔案館,半年后又被調入市建設監督管理局工作。2010年,市人防辦物色專業技術人才,土木工程專業畢業的徐鴻博被借調過去,以扎實的專業知識和認真的工作態度獲得了領導認可,不久后便來到市人防工程質量監督站,開始從事人防工程驗收工作。

        在工作中獲得稱贊,是徐鴻博此前從未有過的體驗,也讓他受到來自家族的更多關注。在此之前,由于不參與家族生意經營,他在大家庭中一直是默默無聞的一個。有幾次家庭聚會上,他注意到長輩對領導干部的羨慕,還有對他仕途發展的期待,這刺激著徐鴻博想要在工作中有所建樹,成為家人眼中“優秀”的人。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徐鴻博開始關注領導干部的級別,希望通過認真努力的工作獲得提拔。“有一段時間,能明顯感受到他對職務晉升的渴望。他還曾說最好能混到副處級,感覺想要向家人證明些什么。”徐鴻博的一位朋友回憶稱。

        “現在回想,過去自己一些想法比較幼稚,覺得通過崗位和權力獲得社會地位和家族尊重,是一件很得意的事情,其實并沒有仔細思考過權力背后的責任。”直到服刑期間,徐鴻博才開始反思過往,意識到當年自己被一步步推著往前走,很長一段時間都處在比較盲目的狀態,沒有樹立正確的權力觀。

        質監驗收時的居高臨下

        抱著“想做官,想做更大的官”的念頭,徐鴻博十分注重提升自己的業務能力,在市人防工程質量監督站的崗位上認真刻苦、踏實肯干,愈發獲得組織的認可,事業也沿著家人的期待蒸蒸日上。

        作為安徽省最晚成立的地級市之一,宣城市在2004年才組建人民防空辦公室。新單位編制少,缺乏技術人才,參與過工程質量監督工作的徐鴻博就成了重點培養對象。他到省人防質監總站掛職學習幾個月后,便熟練掌握了人防工程質量驗收流程等相關技術要點,工作上可以獨當一面。

        當時,宣城市多數縣區沒有獨立的人防辦,除了市本級的人防工程由徐鴻博負責驗收,全市縣區的驗收工作都需要他進行指導。“宣城全市一年少說有上百個人防工程項目,徐鴻博的工作量非常大,也非常認真。”市人防辦相關負責人介紹。就連業主單位負責人談起他也稱贊不已,“徐鴻博來驗收工程,挑毛病幾乎沒挑錯過,讓人心服口服”。

        看著一個個項目在自己手中驗收通過,年輕的徐鴻博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這確實是他業務水平的體現和認真履行崗位職責的結果。不過,仍不明白“權力為誰而用”的他,已經開始享受權力給他帶來的“優越感”,甚至認為在質監工作中,越是給人壓力、越是高高在上,就越意味著自己對工作負責。

        盡管徐鴻博多次對記者強調自己的踏實肯干與無私奉獻,事實卻是獨立負責人防工程質量驗收之后不久的2012年,他就開始收受業主單位負責人為了順利通過驗收而遞來的禮品禮金。

        辦案人員介紹,給徐鴻博送禮行賄的業主單位負責人大都感到徐鴻博“很嚴厲”,或多或少有點怕他,尤其害怕他在工程驗收過程中為難他們。“私下接觸時徐鴻博沒有什么架子,工作上就是另外一個人。”一位與徐鴻博相識多年的監理公司負責人將兩人之間的關系形容為“上下級”,一直小心謹慎地和徐鴻博相處。

        對于自己在別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印象,徐鴻博不是不知道。在他看來,質量監督必須采取強硬的態度和措施才能產生監管效果。單位領導也曾提醒他要注意工作方式方法,但在順利升任市人防質監站副站長、站長后,徐鴻博絲毫不認為需要調整原先的強硬態度,反而認為提拔證明了自己工作方式方法沒有問題。對他來說尤為重要的是,成為科級干部的自己已經是處在優勢地位的“官”,終于不用再像經商的家人一樣,承受那些為了賺錢而遭遇的“辛酸”。

        按道理,富裕的家境讓徐鴻博并不需要業主單位送來的禮品禮金,但他還是無法拒絕這些“免費的東西”。一千兩千不嫌少,一萬兩萬也不嫌多,從最初的惶恐到后來的愜意,他甚至明目張膽地在辦公室收受賄賂。徐鴻博心里明白,如果自己沒有人防工程質量驗收權,業主單位也不會給他送東西。但在持續享受被奉承的同時,只看重業務能力的他,很快屏蔽了權力變現的實質,反而不斷美化自我,認為能夠憑借權力獲得工資之外的“收入”,是工作能力強、社會地位高的體現。

        審查調查結果顯示,從2012年第一次收下禮金,8年間,徐鴻博累計60余次非法收受現金、購物卡等錢物,并在人防工程項目指導、監督、驗收及業務介紹承攬等方面為相關人員提供幫助。

        收受賄款后的志得意滿

        作為市人防質監站的業務骨干,徐鴻博多次在事業單位年度考核中被評為優秀。2018年被提拔為站長后,他還成功入選市委組織部人才后備力量庫。

        “在收受賄賂的違紀違法干部中,有些確實迫切需要錢,但徐鴻博不屬于這種情況。他并不看重權力給他帶來的金錢利益,而是更在乎精神上的獲得感和滿足感。”辦案人員分析道,生活中的徐鴻博過得并不奢侈,除去日常開銷,花錢的地方也不多,他最在意的是自己在朋友和家人面前的價值,迫切希望獲得周圍人的認可。

        2016年,安徽省人防辦要求未竣工驗收和即將建設的人防工程必須安裝防化設備。得知此消息,一位從宣城市人防辦離職的朋友便找到徐鴻博,想承攬相關項目工程。此前,這位與徐鴻博關系要好的朋友經濟上時常出現困難,徐鴻博幾番積極幫助他尋找增加收入的機會。這次面對朋友的請托,徐鴻博絲毫沒有考慮隨意用權的嚴重后果,不但很爽快地答應幫忙介紹生意,還保證在項目驗收時予以關照。“最開始想法很單純,并不是圖什么回報。這個項目掙錢比較多,我幫他賺到了錢,體現出我有幫朋友的能力。”徐鴻博對記者說道。

        大額受賄也從這里開始。在朋友看來,徐鴻博不僅僅是給自己幫了忙,更是這個賺錢營生的合伙人,理應得到屬于他的那份收益。不同于以往驗收工地上別人遞來的千把塊現金,朋友的“分紅”一出手就是幾萬甚至幾十萬元。

        如果說平時收受的禮品禮金只是不要白不要的小實惠,“分紅的大收益”則成為徐鴻博在父母面前凸顯自我價值的證明。2018年春節前,他接受了朋友送來的8萬元,隨即回家交給母親。“家里主要是她做生意掙錢,我掙到工作之外的錢,有滿足感,終于也能給家里做點經濟上的貢獻了。”他這樣對辦案人員說。母親對錢的來源表示懷疑,父親幾番勸說他不能受賄,徐鴻博卻被一筆筆賄款沖昏了頭腦,自信地認為與交心朋友的合謀非常隱蔽,肯定不會出事,其后陸續將好處費拿回家,共計52萬元。

        在幫助朋友賺錢改善生活、給小家庭帶來“經濟貢獻”的同時,家族長輩對他也越發重視,更是讓徐鴻博享受不已。正是在大筆收受好處費的2018年,34歲的徐鴻博升任市人防質監站站長,成為市人防辦中最年輕的正科級干部。因職級的提升,家族長輩對他的態度大為轉變,他一下子成了家族里有頭有臉的人物。家庭聚餐時,當大家討論一件事情如何處理,長輩們開始征求他的意見,他在家族中的話語權和地位有了明顯提升。徐鴻博起初并不喜歡家人態度的突轉,“他們只關注級別高不高,不了解我的工作內容,也不關注能力強不強”。不過,得意很快代替了不適,他終于像期待中的那樣,成為家人眼中的優秀晚輩。

        對權力缺乏清晰認識又盲目追求,使得徐鴻博一次次做出覆水難收的選擇。隨著市人防辦一些人員相繼被查處,徐鴻博的違紀違法行為很快露出了馬腳。留置擊潰了所有僥幸,他意識到,自己當初以權力、職級和非法收益為驕傲,不過是為了追求扭曲的“成就感”。這些所作所為背離了崗位應有的責任和擔當,讓沒能答好權力考題的徐鴻博,親手為個人事業的發展畫上了一道沉重的休止符。(記者 王丹妮 通訊員 虞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