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久久男人av资源网站无码

      <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要聞>>高層動態

        緊盯靠糧吃糧監守自盜腐敗問題開展專項治理 糧倉除蠹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9-17 11:40:05    瀏覽:0 分享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管筱璞 韓亞棟

        福建省泉州市紀檢監察干部到市區中心糧庫實地查訪糧食儲存和購銷情況。楊一鳴 攝

          近期,多地緊盯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開展專項治理。9月9日,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發布消息,自治區紀委監委第二監督檢查室、駐自治區發改委紀檢監察組今年8月開展糧食安全領域專項督查,發現部分糧庫存在資金監管不嚴等11個問題;山西省紀委監委近日印發《進一步深化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專項整治工作方案》,要求重點查找在糧食購銷、供應、儲存以及檢測、稱重、傳輸等環節違規違紀違法行為。

          黨的十九大以來,紀檢監察機關嚴肅查處糧食購銷領域腐敗案件,用鐵的紀律護航國家糧食安全。在糧食購銷環節,“蛀蟲”靠糧吃糧的手段有哪些?針對案件暴露的制度和監管漏洞,如何以案促改促治?

          看似小單位,實則管理著成千上萬噸糧食的儲備輪換,一旦靠糧吃糧、監守自盜,極易帶來糧食安全隱患

          “我明知托市糧收購政策不允許收購老稻谷,不準以次充好,不準收購轉圈糧,我卻視而不見”“我明知招商方式不公允,有經營不善和糧食安全風險,卻違反工作原則和紀律”“我明知大米一直處于輪換,容易產生資金體外循環,危及儲糧安全,我卻放任不管,收受賄賂,我錯了!我悔過!”四川廣安新力糧油有限責任公司原黨總支書記、董事長兼總經理蔡遠政在懺悔書里寫道。今年1月,蔡遠政因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職務犯罪被開除黨籍,解除勞動關系,目前已移送司法機關。

          新力公司系廣安區財政局出資成立的國有獨資公司,負責糧油購銷及加工服務,代儲中央儲備糧和管理地方儲備糧等業務,公司在鄉鎮分設多個糧管所。2014年,蔡遠政收受了第一筆好處費1.68萬元。當得知糧商賈某某有60多噸新稻谷準備加工,且新力公司下屬某分公司正在收購托市糧,蔡遠政就安排賈某某把稻谷交售到相關糧管所,“我說與他共同做,意思是掙了錢分點給我”。事后,賈某某送給蔡遠政1.68萬元。

          從此,蔡遠政的貪欲不斷升級。經查,其利用職務便利,為糧商賈某某、蔣某某、新力公司經營部原經理兼某糧管所原所長凌某某等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并多次收受好處費共計20余萬元,伙同公司職工采取虛增購價、截留銷售利潤等方式占有公司購糧款、售糧款等共計30余萬元。蔡遠政還挪用公款40萬元,用于歸還其妻經營茶坊的銀行貸款等。

          蔡遠政作案手段隱蔽,在糧食收購、儲備、銷售等環節“暗箱操作”,如采取虛增糧食購買價格、以舊糧頂替新糧入庫、虛報糧食銷售金額等多種伎倆,將國家和人民的糧倉當成個人的“錢倉”。在新力公司一次上千噸輪換稻谷的交易中,蔡遠政私下與對方公司商定購糧價格,再通過私人購糧方式侵吞新力公司多支付的10余萬元購糧款,并通過他人銀行卡轉款,掩蓋資金流向和真實交易情況。整個過程交易合同、出入庫單、結算單、運輸單、財務資料等全套手續造假,具體參與經手人員近10人,竟無一人發現端倪。

          “抱團貪腐”是這類案件的又一特點。在蔡遠政數次職務犯罪中,凌某某都扮演著“重要心腹”和“得力助手”角色。

          2017年,蔡遠政伙同凌某某將上百噸老稻谷“包裝”成省級儲備稻谷入庫,套取新老稻谷差價并私分;2018年,兩人偽造稻谷收購和銷售記錄,套取并貪占購糧款和售糧款。蔡遠政還將多個倉庫維修項目直接指定給凌某某承攬,并放任其利用職務之便做生意,凌某某“投桃報李”,兩人間利益輸送愈發密切。

          廣安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監委主任石元斌告訴記者,糧食企業看似屬于“偏遠”小單位,企業負責人在外人眼里并無多大權力。但他們管理著成千上萬噸糧食的儲備輪換,一旦缺乏監管,極易滋生腐敗問題。

          各地通報的案例證實了這一點。比如江蘇省儀征市基層糧站發生“塌方式腐敗”,15個基層糧站中有14名站長因違紀違法被查處,其中移送審查起訴5人。四川省青神縣國糧管理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陶永鴻指使時任財務科長在稻谷輪換業務過程中,采用截留等方式套取購糧款88萬余元。

          把“升溢糧”當“搖錢樹”,靠“轉圈糧”“空氣糧”空手套白狼……糧倉腐敗行為幾乎貫穿糧食購銷所有環節

          “升溢糧”,這個外人眼里的生僻概念,在別有用心者眼中,卻是一棵“搖錢樹”。在糧食收購、入庫、倉儲、調運、出庫過程中,不在庫存賬內,經過扣除水分雜質及烘干、通風、加濕等過程產生的溢余,就是“升溢糧”。

          2013年1月至2019年9月,江蘇省揚州市江都區邵伯糧庫原主任談衛東利用職務便利,先后多次以侵吞“升溢糧”、虛假報支、售糧收入少入賬等手段非法占有國有財產,共計84萬余元。其中,就涉及43.7萬余元“升溢糧”糧款。

          2017年,經談衛東授意,糧食經紀人薛某以支付糧食保管費用、力資費名義自制兩張報銷憑證,經談衛東審批后,從邵伯糧庫虛假報支6萬余元,這筆錢轉手就進了談衛東腰包。

          為讓售糧收入少入賬,談衛東先和糧商商定一個出庫費標準,由其將出庫費打到談衛東個人戶頭,談衛東再按另一個更低的出庫費標準,將款項解繳到糧庫賬戶。其中的差價,大致在每噸10元至25元之間,全部被談衛東侵吞。

          查處的多起案例顯示,當前糧倉腐敗行為幾乎貫穿糧食購銷所有環節。在收購環節,存在虛報數量、以次充好、以舊當新、虛假收購、壓價壓級、拖欠糧款、冒領補貼、搞“轉圈糧”等問題。如陶永鴻先將舊糧賣給糧商李某,再從其手中以新糧價格購回部分入庫,896噸“轉圈糧”讓他坐收20萬元。在銷售出庫環節,空進空出、虛報損耗、摻假使假、吃拿卡要。陶永鴻還通過虛假銷售合同,將不存在的“空氣糧”銷售給一家公司,幾十萬元購糧款在賬面上“走”了一圈,就被他占為己有。在儲存環節,虧庫短量、擅自動用置換、盜賣等手段靠糧吃糧。如中央儲備糧創業直屬庫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李振杰違規授權某公司自行收購國家政策性糧,該租倉點因基礎設施不完善、收購糧食質量差、以次充好等原因短量3947.05噸,給國家造成經濟損失1029萬余元。

          此外,在糧食購銷招投標過程中圍標串標,在糧食倉儲設備購買、維護、維修過程中虛報高價套取公款,在糧食化驗、檢測、司磅、驗收過程中故意降低要求和標準等問題,也不同程度存在。

          基層糧站“一把手”自主權較大,權力運行監督制約不足,應建章立制補齊監督短板

          私自出售“升溢糧”,私下確定“出庫費”,虛列運費裝卸費等支出項目,挪用出借公款將利息據為己有……一些糧庫“蠹蟲”的貪腐手段并不高明,為何仍能屢屢得手?

          基層糧站“一把手”官小權大,在糧食系統深耕多年,資歷深、業務熟、資源廣,在糧食收購、存儲、銷售等環節有較大自主權。例如,糧站收購的糧食一般分三個等次,對應收購價格遞減,有人便利用虛報糧食質量定級的方式撈錢。

          基層糧食系統腐敗問題頻發,監管缺位難辭其咎。以江都區為例,該區糧食局內設兩個監管部門,即財務審計科和業務監管科,主要通過核查買賣合同、核準資金發放、查驗糧食庫存等環節進行監管,但對合同真實性、資金發放后實際用途、糧食庫存虛實情況等監督不夠。有的案發單位,上級主管部門對基層糧庫賬目往來常年不核算,賬目差異嚴重,審計流于形式,一筆筆“糊涂賬”無人問津。個別單位財務管理混亂,上級委派會計形同虛設。個人銀行卡使用泛濫,糧食收儲資金長期脫離監管,導致經營利潤滯留賬外,貪污、挪用等問題頻發。

          “在一些地方,糧庫主任聘用的現金會計以家人、熟人為主,對其擅自支取行為言聽計從,或礙于人情協助平賬,監管形同虛設。”江都區紀委監委第八審查調查室主任蔣叢林說,邵伯糧庫原現金會計就是談衛東之妻,她曾在談衛東的授意下,動用160萬元公款資助女兒女婿買房。

          “一方面是內部監督失效,監督管理缺位;另一方面是外部監督乏力,問題不易發覺。”四川省宜賓市翠屏區監委委員劉培松認為,從內部看,糧食主管部門在儲備糧購銷輪換過程中,未進行全過程監督,導致糧企在價格上有操作空間。從外部看,上級和同級監督更多集中在糧食局機關,處于監督末梢的下屬企業容易被忽視。

          此外,基層糧庫黨員干部組織關系在鄉鎮、人事勞動關系在上級糧食收儲公司的現象頗為普遍。在一些地方和單位,上級主管部門對基層糧庫黨建工作日常指導檢查不到位,部分糧庫黨風廉政教育活動不能常態化開展,一些基層糧庫黨員干部紀法意識、規矩意識淡薄。

          基層糧庫管理混亂,是滋生各類問題的重要原因。儀征市紀委監委汲取案件教訓,集中排查涉及人、財、物管理方面的風險點和突出問題,并督促當地糧食系統進一步健全規章制度,特別是建立健全糧食購銷管理規定、糧食倉儲保管規定、財務管理制度,嚴格財務收支“兩條線”的管理辦法。

          加大糧食安全領域反腐敗工作力度,決不能任由“糧耗子”折騰糟蹋

          糧食系統承擔著收購、儲存、經營國家糧食的重要職責,一旦出現黨員干部違紀違法問題,將嚴重侵蝕群眾利益、造成國家損失、影響糧食安全。當前,堅持“三不”一體推進,加大糧食安全領域反腐敗工作力度,已成為糧食系統的一項重要任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家發改委紀檢監察組推動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出臺《糧食流通管理條例》,完善制度規范;督促其深化監管執法體制改革,開展跨區域交叉執法檢查、專項檢查和突擊抽查,堅持從嚴監管,依法懲處涉糧案件。各級各地紀檢監察機關聚焦糧食購銷的具體環節,與相關職能部門形成聯動,將全面巡察與專項督察相結合,持續做好監督的再監督,嚴肅整治落實涉糧政策縮水走樣、糧企職工濫用職權等腐敗問題。今年以來,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湖南局原分黨組書記、局長袁昌模,貴州省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陳果等人被“雙開”,在系統內引起震動。

          切實加強糧食系統國有資產管理,壓緊壓實主體責任。針對案件暴露的問題,江都區紀委監委下發紀檢監察建議書,督促全區糧食系統嚴格落實管黨治黨責任,聚焦問題抓好整改,健全完善監督機制。要求對全區糧食系統賬目進行全面審計,摸清家底,查找問題,以案促改,做到單位領導、財務人員、經營人員、保管人員等各個環節互相監督、互相制約。

          糧食系統單位企業“一把手”搞“一言堂”、權責不清問題,成為整治重點。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從規范約束“一把手”用權入手,推動制定權力運行正負面清單,緊盯糧食收購、儲存、經營等重點環節分清權責,督促自治區糧食和物資儲備局梳理出權責清單59條、負面清單68條,進一步厘清權責邊界,規范基層糧庫、直屬公司等經營管理活動。

          此外,各地還針對糧食購銷高風險環節,抓緊排查漏洞完善制度。宜賓市翠屏區糧食和物資儲備中心成立專項整治領導小組,重點圍繞陳糧或劣質糧入庫、盜賣儲備糧油、壓低糧食收購價格賺取差價、多報糧食損耗套取私分等深入查擺問題,制定30項整改措施,并嚴格整改到位。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紀委監委督促區商務局建立糧食檢測、稱重、傳輸、入庫、保管全流程監督鏈條,嚴格控制糧食收儲減損。同時,派出專員跟進監督,通過現場核對、檢查臺賬等方式把好關口,重點監督人為影響檢測數據、定點購置技術設備等關鍵點。

          當前,國家糧食供需、糧食安全形勢嚴峻,糧食領域腐敗問題令人警醒,必須汲取教訓,以案為鑒,堅決遏制腐敗蔓延勢頭,守護好大國糧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