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久久男人av资源网站无码

      <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家風家書

        王肅家誡少喝酒

        來源:甘肅紀檢監察網   發布時間:2021-02-01 11:40:04    瀏覽:0 分享

        夫酒,所以行禮,養性命歡樂也,過則為患,不可不慎。是故賓主百拜,終日飲酒,而不得醉,先王所以備酒禍也。凡為主人飲客,使有酒色而已,無使至醉;若為主人所強,必退席長跪,稱“父戒”以辭之。敬仲辭君,而況于人乎?為客又不得唱造酒史也。若為人所屬,下坐行酒,隨其多少,犯令行罰,示有酒而已,無使多也。禍變之興,常于此作,所宜深慎。

        ——王肅《家誡》

        【小識】

        王肅,三國時魏國大臣,司徒王朗之子,也是晉文帝司馬昭岳父。他一生為官,屢屢獻策,讀《三國志》他的傳記,可以看出他堅持以道事君,敢于直言,鐘情學術,以經學著名。其人正直,凜然,崇儒尚德,一直保持清廉本色,不因為是皇親國戚,就恣意胡為。唐以后配享孔廟,良有以也。

        舉兩個小例子,可以看出他的膽量和見識。有一次,魏明帝曹叡問他,漢桓帝時,白馬令李云上書,言語放肆,為什么不殺呢?王肅答道:“且帝者之威,過于雷霆,殺一匹夫,無異螻蟻。寬而宥之,可以示榮受切言,廣德宇于天下。故臣以為殺之未必為是也。”這個回答就很精彩了,真可謂大臣也。后來,魏明帝又問:“司馬遷以受刑之故,內懷隱切,著《史記》非貶孝武,令人切齒。”意思就是說,司馬遷因為被漢武帝施了宮刑,所以,內心不平,撰寫《史記》貶斥漢武帝,“令人切齒”,讀之,至今仍能聽到明帝的恨意。不料,王肅坦然回答:“司馬遷記事,不虛美,不隱惡。劉向、揚雄服其善敘事,有良史之才,謂之實錄。漢武帝聞其述《史記》,取孝景及己本紀覽之,于是大怒,削而投之。于今此兩紀有錄無書。后遭李陵事,遂下蠶室。此為隱切在孝武,而不在于史遷也。”他認為“隱切”的是漢武帝,而不是司馬遷。司馬遷的《史記》是實錄,不虛美,不隱惡,有良史之才。這里當著魏明帝的面,批評漢武帝,肯定司馬遷。這個膽識,千古之下,仍讓人感佩。

        我們今天選的這篇《家誡》,通篇在講如何拒酒,很有意思。國人好客,酒席之上,不喝酒,似乎是對別人的不尊重,所以,勸酒,是中國宴席的一大特色。而且,勸酒之人,那種勸人的話語,真是花樣百出,精彩無比,有時真的會讓你無法推辭。如果是地位尊貴之人,那就更沒有辦法了。魏晉之際,士大夫更是嗜酒,他們尚玄學,放浪形骸,空談喝酒,以致成為一種風氣。這種酒文化,不僅傷身體,而且誤國,王肅極痛之,所以,作此《家誡》訓導兒孫。

        他首先說,酒,是用來行禮、養性命,讓人歡樂的。這個定義可謂準確、全面。“過則為患,不可不慎”,但要適可而止,不能不慎重啊。因此,主人客人,飲酒一天,相互敬酒上百次,也不能醉,這是先王防備酒禍啊。他說,大凡主人讓客人喝酒,使客人有一點酒色就可以了,不能讓人家喝醉。這里可以看出王肅不愧是大儒,深懂恕道。那么,有的人不講道理,硬要灌酒怎么辦呢?王肅的辦法甚妙,他說,如果被主人強迫,一定要退席長跪,以“父戒”推辭。在古代,父命難違,倒是一個辦法。古人席地而坐,“長跪”,就是把腰直起來,表示尊敬。不是如今的跪下去。然后,王肅用了一個典故,春秋時期,陳宣公在位時,殺了太子陳御寇,陳完(字敬仲)與太子關系密切,逃到齊國,齊桓公請他做卿相,他推辭不就。意思是連卿相都可以謝絕,何況勸酒呢!“為客又不得唱造酒史也”,作為客人,更不能帶頭多喝。唱造,倡導,帶頭干。酒史,古代宴飲時主持酒政的人。他又叮囑,如果在酒席之上,做行酒之人,那么,依令行罰,“示有酒而已,無使多也。”差不多就行了,不要讓人家喝多。酒能亂性,甚至禍國殃民,“禍變之興,常于此作,所宜深慎。”禍變的產生,經常就在這里,確實應該非常謹慎。讀至此,我們不得不佩服王肅的通達和遠見。

        我平生不勝酒力。猶記得剛工作時,經常在酒席之上被人家勸酒,苦惱不堪。有時強迫幾杯下肚,天旋地轉,生不如死,但有時人在江湖,也是身不由己。后來,我就堅決不喝,有人就會恃酒罵我:“你不喝,你就不是男人。”我就笑著說:“不是就不是。”他也無可奈何,搖頭而去。

        如今國家制定了法律,酒駕入刑,這就很好了。酒席之上,再很難見到那樣強迫人家喝酒的了。有的人的酒風真的很不好,把人家勸得喝大了,出去開車,車毀人亡,他不但不感到內疚,甚至一種罪惡,還冷嘲熱諷地說,沒有那能力,還充能。

        至于禁止公務接待喝酒,我更是雙手贊成。這幾年,大家都可以回家吃飯了,年輕人也不會為代酒而苦惱了。這是一種進步。風清氣正,從喝酒開始。(楊光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