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久久男人av资源网站无码

      <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家風家書

        學習要從娃娃抓起

        來源:甘肅紀檢監察網   發布時間:2021-05-06 15:27:30    瀏覽:0 分享

        人生小幼,精神專利,長成已后,思慮散逸,固須早教,勿失機也。吾七歲時,誦《靈光殿賦》,至于今日,十年一理,猶不遺忘;二十之外,所誦經書,一月廢置,便至荒蕪矣。然人有坎壈,失于盛年,猶當晚學,不可自棄。孔子云:“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魏武、袁遺,老而彌篤,此皆少學而至老不倦也。曾子七十乃學,名聞天下;荀卿五十,始來游學,猶為碩儒;公孫弘四十余,方讀《春秋》,以此遂登丞相;朱云亦四十,始學《易》《論語》;皇甫謐二十,始受《孝經》《論語》:皆終成大儒,此并早迷而晚寤也。世人婚冠未學,便稱遲暮,因循面墻,亦為愚耳。幼而學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學者,如秉燭夜行,猶賢乎瞑目而無見者也。

        ——《顏氏家訓?勉學》

        【小識】

        這段文字,主要講了早教與晚學的問題,列舉了很多事例,文字清麗簡練,道理也講得明白。

        顏之推首先說,“人生小幼,精神專利,長成已后,思慮散逸,固須早教,勿失機也。”人在幼小的時候,精神專一、敏銳,長大以后,心思分散,所以,必須要盡早教育,不要失去良機。古人真是厲害,那么早就知道小孩的專一、敏銳。這是中國古代貴族教育的一個優秀傳統。如今還有一些家長,孩子都10多歲了,還在放任自流,并自以為是地說:“那么小的孩子,能聽懂什么?”國外的0到3歲兒童教育方案,行之已久。其實,中國古人就知道這個道理。

        當然,古代的童年教育,讓孩子大量地死記硬背,雖然也有成效,但也抹殺了很多天才,影響了孩子的心理健康。魯迅對此有深刻的反思,《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就有形象的描寫。但絕對的放任自流,肯定是有問題的。顏之推說,我七歲時,就能背誦《靈光殿賦》,一直到現在,十年溫習一次,仍然沒有忘記。二十歲以后,背誦的經書,如果一個月沒有溫習,就忘記得一干二凈。此話是有道理的。古人說了,少小背書,從石上刻字,中年背書,如沙上寫字。

        “然人有坎壈,失于盛年,猶當晚學,不可自棄。”但每個人的命運不一樣,有人困頓,年輕時失去了學習的機會,到了晚年仍然可以努力學習,不能因為早年失學就自暴自棄。顏之推下面列舉了八位先賢的事跡,說明晚學的重要。孔子五十歲才開始真正學習《易》,他說:“我五十歲學《易》,可以沒有大的錯誤了。”這里的孔子五十學易,不是說孔子到了五十歲才第一次閱讀《易》,是說五十歲時才真正懂得了《易》,真正有了自己的感悟。閱讀古人的文字,要小心,不能以今人的思維去理解。所以,司馬遷《孔子世家》如此寫:

        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說卦》《文言》。讀《易》,韋編三絕。曰:“假我數年,若是,我于《易》則彬彬矣。”

        孔子到了晚年才真正讀懂了《易》,很喜歡它,以至于讀得遍數太多,連穿聯簡策的皮條都被翻斷了好多次。所以,才撰述了《彖》《系》《象》《說卦》《文言》等,合稱“十翼”。孔子感慨地說:“如果再給我幾年時間,我就可以對《易》有更深透的理解了。”蔣伯潛認為,孔子所喜所讀的即為《易》的《卦辭》《爻辭》,玩索有得乃加贊述,寫了《彖傳》《象傳》,后學又記錄所聞為《系辭》《文言》,“卜筮之《易》乃一變而為哲理之書矣。”

        顏之推接著列舉了曹操、袁遺,說他們年輕時勤奮學習,到老年興趣愈加濃厚。曾子十七歲開始學習,荀子五十歲才到齊國游學,都成了大學者,名聞天下。公孫弘四十多歲,才開始讀《春秋》,最后當上了丞相;朱云也是四十歲開始學習《易》《論語》,皇甫謐二十歲,開始學習《孝經》《論語》,這些都算“晚學”了,但“終成大儒”,都是早年迷誤晚年醒悟的啊。

        最后,顏之推說,一個人到了成年還沒有學習,確實是太晚了,不認真學習,好像面對著一堵墻什么也看不見,也是夠愚蠢了。小時候學習,像早晨剛升起的太陽,老年學習,就如夜晚走路手持蠟燭,但比閉上眼睛什么都看不見的強。“幼而學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學者,如秉燭夜行,猶賢乎瞑目而無見者也。”多讀幾遍這句話,多好呀。(楊光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