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久久男人av资源网站无码

      <legend id="eddnx"><li id="eddnx"><dfn id="eddnx"></dfn></li></legend> <track id="eddnx"><i id="eddnx"></i></track>
      <em id="eddnx"><big id="eddnx"></big></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以案警鑒

        為惡勢力撐腰必折腰 ——蘭州新區郭庭天充當“保護傘”的警示

        來源:甘肅紀檢監察網   發布時間:2021-05-18 15:08:11    瀏覽:0 分享

        尋釁滋事罪、非法采礦罪、偽造印章罪、誣告陷害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非法持有彈藥罪、貪污罪、行賄罪、合同詐騙罪、逃稅罪……

        僅僅通過這一連串讓人觸目驚心的罪名,人們自然而然就能感受到蘭州新區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的罪惡。

        自2013年以來,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在蘭州新區犯下了諸多惡行,同時該集團為了攫取不法利益大肆采挖出賣砂石,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在當地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嚴重擾亂了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這樣一個惡行昭昭的集團,緣何能在蘭州新區的重點區域長期啃噬國家的礦產資源攫取非法暴利,這得益于其背后的“保護傘” ——時任蘭州新區農林水務局原局長郭庭天。

        郭庭天與薛在存原本并不相識。2012年郭庭天擔任蘭州新區農林水務局局長后,聽聞有關領導打算將薛在存的企業重點培養成新區最大的民營企業,為了迎合上意,他對薛在存開始了無原則的照顧和幫助。作為交換,他還把自己的弟弟安排到薛在存所屬的項目工地上承攬工程獲取利益。

        2014年初,在沒有論證、沒有規劃、沒有圖紙、沒有批復的情況下,郭庭天私自決定,在新區修建1號湖濱區生態景觀工程,并叫來了薛在存,在沒有研究、沒有請示、沒有招標的情況下,任由薛在存用白灰在地上灑了一圈,就完成了項目選址,自此開始了浩大的“挖沙修湖”工程。

        薛在存讓其長子、侄子各負責一個“湖”,還外包出了一個“湖”,3個“單體湖”不分晝夜地在擴大、下挖。僅僅3年時間內,隨著機井、變壓器、洗砂臺、密密麻麻的挖掘機和川流不息的運輸車,赫然出現了3個深度和廣度同時擴張的大坑,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大肆非法挖砂賣砂,“湖”的最低點深度竟然達到20米。

        對于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非法采礦行為,郭庭天不僅不監督制止,反而安排農林水務局下屬公司出具自行開發項目的函,把挖砂賣砂的犯罪現場偽裝成了合法項目的施工現場。對該集團上路運輸砂石的車輛,郭庭天也給安排辦理了一張顯赫的身份標識——加蓋蘭州新區農林水務局印章的“通行證”。

        3年時間,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僅出售砂石就獲利千萬元,造成國家礦產資源損失達7300余萬元。

        為掩蓋薛在存非法挖砂賣砂形成的巨大砂坑,郭庭天在蘭洽會上,為薛在存其中的一個砂坑安排了30萬噸的地下冷庫項目,卻最終因該地塊屬生態用地無法搞獲批建設項目而夭折。同樣手法、同樣方式,郭庭天讓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在新區7號調蓄湖項目上非法挖砂賣砂造成損失達300余萬元。

        與此同時,在得知新區將在舟曲新苑南側土地進行商業開發時,利用農林水務局暫管該區域已征收土地的權力,將該區域土地交由薛在存開發建設苗圃。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在此區域內搶種樹木、修建蓄水池。在其中部分土地已招拍掛由相關企業取得后,薛在存變本加厲,趕建了二層彩鋼房等待征拆補償。

        為獲得更多經濟利益,郭庭天安排人員出具文件,將薛在存違規修建的二層彩鋼房偽造成合法的林地管護用房,并虛增苗木數量、虛增工程量用于評估,甚至還套用新區管委會相關會議紀要,出具文件積極協調相關部門,將不在征收范圍內的薛在存苗圃進行征收。在郭庭天與薛在存里應外合下,薛在存共騙取國家征拆補償資金560余萬元。

        在蘭州新區秦王川奶牛場搬遷項目中,在搬遷方案未確定情況下,郭庭天即自行決定選址新建奶牛場,將該項目交由薛在存實施,并由自己弟弟實施場平工程。后因奶牛場搬遷項目未實施,其弟實施的場平工程屬“三無”項目,施工費用無法支付。郭庭天隨即決定,在新區7號單體湖調蓄項目中虛列資金捆綁招標支付該筆費用。郭庭天安排其弟使用他人名義與7號湖項目中標單位簽訂虛假施工合同,依據薛在存公司出具的設計圖紙確定的土方量進行評估,騙取國家財產203萬余元。

        一方面是大額國有資產的流失,另一方面是郭庭天個人的中飽私囊。2015年,在未支付任何購房款的情況下,郭庭天安排其妹妹與薛在存所屬房產項目公司簽訂商鋪買賣合同;2016年,他又收下了薛在存所送的30萬元。

        郭庭天還利用其曾任紀委書記的經歷“優勢”,在被審查前向相關人員傳授應對調查技巧,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審查。然而,所有的鬼蜮伎倆在面對組織的審查調查時,都是徒勞的。

        違反政治紀律;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多次接受宴請;違反民主集中制,個人拍板決定重大事項;充當惡勢力犯罪集團“保護傘”以求獲取更多利益,購買車輛以他人名義出租給下屬企業賺取租金,讓其弟弟參與新區水利項目建設,收受禮金用于炒股虧損殆盡,違反廉潔紀律。2019年9月,蘭州新區紀工委監工委給予郭庭天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2020年7月,蘭州新區人民法院一審以濫用職權罪、貪污罪、受賄罪、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罪數罪并罰,判處郭庭天有期徒刑十九年。對薛在存以非法采礦罪、貪污罪、行賄罪等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對薛在存惡勢力犯罪集團其他成員均判處了有期徒刑。

        【執紀者說】郭庭天身為黨員領導干部,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成了謀取私利的工具,為惡勢力非法攫取暴利提供便利和幫助,搞權錢交易,妄圖用違法的行為來換取“政績”,殊不知同時也為自己掘下了深深的“墳墓”,埋葬政治生命和榮譽光環,還有無比珍貴的人身自由。此案警示我們,身為黨員領導干部,要始終保持對黨忠誠,堅定理想信念,絕不能讓私欲裹挾了公權,不能把手中的權力用來為自己和少數人服務,逾越紀法,必然走向毀亡。